来楚生隶书的成功之法



2018-3-6 原创 中国-法国艺术网

来楚生书:张继《枫桥夜泊》诗

在书法界对来楚生先生隶书的赞誉声远比行草书要高。平心而论,古今隶书,能超过他的确是罕见,至于他是如何取得如此成功的,知情者并不多。

他隶书的起步,并非始自某一古碑名帖,而是从临摹清朝金冬心的隶书入手并兼取郑谷口的。金、郑二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字的风格活泼随便,甚至有些点画与楷书无异、冲破了隶书碑刻过于严肃庄重的传统风貌。当然,来楚生先生是不会满足于此的,在打下一定基础,吸取了一些优点之后,便直追汉隶,诸如孔庙三碑,曹全、石门等他都下过苦功,尽取各碑所长为己有。到一九七○年前后,再对汉简作了深入研究。他认为,汉简能反应汉人隶书的真面目,虽不及汉碑的规范化,也不一定适合于初学者,但可见到汉人用笔之妙,以及他所需要的某些好东西,所以他七十年代的隶书作品常带有“汉简味”,但汉简中那些过份规律化成为习气的东西,他是一概不取的,因此能妙在似与不似之间,较之写得“比汉简还要汉简”的学习方法,就不知高明多少了。

来楚生先生的隶书,所以为书界称道,还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“好”,而是有明确内容的,归纳起来大致如下:生动活泼,富有情趣,是他的主要特点。有时像行草书一样纵横奔放,流畅自如,但粗不俚俗,放不野怪,反而时时透出几分潇洒秀逸的神韵。变化多姿是又一特长,在他总的风格原则下,具体风貌,几乎是每件作品都各不相同,如字形或方或扁或长,偏旁部首或大或小,或与常规的比例相反,似乎毫无规律,但又好像有些不易掌握的规律,令人很难效法。即使点画的变化,也叫人捉摸不透,仅以一捺为例,上细下粗的固然有,上粗下细的也有,捺端有圆的、方的、上翘的、下垂的,甚至作重重一点的也有。在结构上也时有突破,如常将一字的两部份左右拉开,使之遥相对峙而生异趣。此外值得一提的是,他不仅能随心所欲地把篆、楷、行各体自然地揉合于隶书中,即使常令书家头痛的简化字,他也写得得心应手,甚至能出奇趣。


1520326331164080.jpg

1520326331222000.jpg

1520326331128247.jpg

1520326331577013.jpg

1520326331886669.jpg

1520326331119279.jpg

1520326331834601.jpg

1520326331131612.jpg

1520326331590611.jpg

1520326331106989.jpg

1520326331648488.jpg

1520326331200571.jpg

1520326331725257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