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宫珍藏的《千里江山图》为何近百年来只展出了四次?



2019-05-21 转载 中国-法国艺术网


1558598211399420.jpg


本       文       约   3292 字


阅       读       需       要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min

5月18日,是“国际博物馆日”,这个特殊的日子是1977年国际博物馆协会为促进全球博物馆事业的健康发展,吸引全社会公众对博物馆事业的了解、参与和关注而创立的。在中国,就有很多十分吸引人的博物馆,例如非常著名的故宫博物院,里面收藏着数量巨大的珍宝,承载着中国文化厚重的内涵。其中有两样宝贝,十分引人注目——一幅是非常著名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一幅是我们今天要细说的对象,《千里江山图》。



“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,他不可能老,他正好十八岁。长几岁,小几岁,不会有《千里江山图》。”

 ——陈丹青

 

世上很难再找到另一幅《千里江山图》,它璀璨、神秘而又永远年轻。有很多作者一生只有一件作品出名,但像王希孟这样只留下一幅惊艳之作便再无作品存世的情况却很少,甚至关于他的记载,也只有蔡京在卷尾留下的那一小段跋文而已。

 

对于寻常人而言,《清明上河图》的名头似乎要比《千里江山图》更大些,但这两幅图的曾经的主人,也就是著名艺术爱好者宋徽宗可不这么认为——这从徽宗将两幅画所赐之人即可看出来,《清明上河图》赐给向宗回,尽管向氏也是爱画收画之人,但与徽宗并无翰艺之情,而多半是出自对其家族的“照顾”和对其宦海生涯沉浮的一种“补偿”。而政和三年(1113),徽宗将《千里江山图》赐给蔡京。蔡京可是徽宗艺术上的知音,两人堪称是一对志趣相投的玩伴。徽宗对两幅画的定位,由此可见一斑。


1558598910189641.jpg

王希孟《千里江山图》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 惊艳绝唱,徽宗画学功不可没


用今天的话来说,王希孟应该叫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他的十八岁,没有成人礼,但是有《千里江山图》。

 

“政和三年闰四月八日赐。希孟年十八岁,昔在画学为生徒,召入禁中文书库,数以画献,未甚工。上知其性可教,遂诲谕之,亲授其法,不逾半岁,乃以此图进。上嘉之,因以赐臣京,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。”


1558598940534885.jpg

《千里江山图》蔡京跋文


根据蔡京这段短短的跋文来看,王希孟这幅长卷仅用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,也就是说,《千里江山图》若说正式动笔,应该是在王希孟17岁左右,可以说是标准的天才艺术家。

 

少年时期的王希孟在开封就读于“画学”。所谓“画学”是宋徽宗这个艺术爱好者的一项教育方面的创举,虽然仅存在了23年,但堪称是中国历史上唯一出现的皇家绘画学院。

1558598970976305.jpg

宋徽宗


在画学里,王希孟接受了专业而严苛的绘画训练以及全面的文化熏陶。像现在的大学一样,王希孟也有自己的“专业课”,专业课的内容十分广泛——“画学之业,曰佛道,曰人物,曰山水,曰鸟兽,曰花竹,曰屋木”。只学画画还不行,还得全面发展,宋徽宗除了专业课之外,还要求画学的学生们上文化课。文化课教授《说文》《尔雅》《方言》《释名》,还有篆字书写和艺术语言表述能力。可以说是全方位多角度打造“御用画家101”了。


1558598998717038.jpg


宋徽宗本人也是个才华横溢的艺术家,《瑞鹤图》,辽宁省博物馆


王希孟从画学“毕业”后在文书库做了个小官,他把自己的画作献给徽宗,虽然徽宗不甚满意,但是从作品中发现了王希孟的少年灵气,值得一教,便亲授画法。

 

有宋徽宗的教授和帮助,《千里江山图》诞生了,但在那之后,王希孟再无其他作品存世。清代的才子、收藏家宋荦有一首论画的绝句提到了王希孟,诗云:“宣和供奉王希孟,天子亲传笔法精。进得一图身便死,空教肠断太师京。”并自注云:“希孟天资高妙,得徽宗秘传,经年设色山水一卷进御。未几死,年二十余。”如果宋荦所言属实,真可谓天妒英才,王希孟和他的作品,就像一场梦,来的美妙,去的干净。


1558599025437762.jpg


《国家宝藏》 上的《千里江山图》


巅峰之作,咫尺亦有千里之趣

 

青绿山水是山水画的初始形态和古典样式,它是以矿物颜料石青、石绿作为主色。青绿山水在盛唐时期一度辉煌,后受到水墨山水画的冲击,渐趋衰落,直到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出现。受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影响,南宋赵伯驹以及赵伯骕,也创造出了“水墨苍劲,青绿柔美”的青绿山水画风格。王希孟虽然只留下这一幅画作,但却以孤篇压倒两宋,而论设色之明艳,布局之宏远,说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也不为过。


1558599127153451.jpg


《千里江山图》 局部


《千里江山图》卷呈现出与众不同的绘画面貌,是徽宗“丰亨豫大”审美观在山水画中的完整体现。“丰亨”和“豫大”出自《周易·丰》(丰亨,王假之)和《周易·豫》(豫大有得,志大行也)。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说王可以利用天下的富足和太平而有所作为。将这种观念运用在艺术审美中,渐渐形成了技法求真、求精、求细和画面求大、求全、求多的审美趋向。《千里江山图》卷与宋徽宗一贯倡导的“粉饰大化,文明天下,亦所以观众目,协和气焉”的绘画功用是完全一致的。


1558599159991882.jpg


宋 赵佶《听琴图》(故宫博物院藏,有学者认为弹琴者为宋徽宗、红衣者为蔡京)


王希孟《千里江山图》继承了唐以来大青绿山水画的用色特点,采用皴法与青绿设色相结合的表现手法,山头以石青、石绿为主色调,以赭石染出坡脚,以汁绿、苦绿染天及水色,矿物质颜料的纯度极高,增强了画面鲜艳绚丽的色彩效果。他运用大量的矿物色石青石绿,同时也用了植物色花青和墨,通过两类不同颜色的结合运用,尽管年代久远,画面部分颜色脱落、消退,但总体上还是保持着艳丽夺目的本色。反复积色加上石青与石绿相互交错,形成了节奏上的变化,也增强了画面的装饰性趣味。这样的用色效果显得分外浓郁、强烈,有研究者认为,《千里江山图》可能借鉴了民间画工装饰性的用色方法。


1558599196412502.jpg


千里江山图局部


陈丹青在赏析这幅长卷时形容道:“通常成年的老熟的大师,喜欢做减法,也就是所谓取舍和概括,可十八岁英年的王希孟呢,他是忙着做加法。人在十八岁年纪,才会有这股子雄心和细心,一点不乱。不枝蔓,不繁杂,通篇贵气,清秀逼人。”


它壮丽也轻盈,绚烂又自然,看着图,就已进入了山水之间,那种自然的意趣,在每一笔画中活了过来。人虽未动,笔墨却已掠过千里江山。

 

王希孟,用他的笔,藏了“千里”的美景,这景,一藏就是几百年。


1558599217139341.jpg


《千里江山图》中的一座非常有特色的长桥


深藏不露,名画为何展出次数少?

 

《千里江山图》目前收藏在故宫之中,在重回故宫之前,它曾有过多位“主人”。1945年,日本投降,溥仪出逃时抛下大批的珍宝,其中就有《千里江山图》,琉璃厂的一个名叫靳伯声的人得到了这幅画。1949年后,中央政府发出行政命令,要求各级政府将清宫流出的文物归还给故宫。几年后,靳伯声把《千里江山图》捐给了国家文物局,文物局把它存放在故宫。1957年,修葺一新的故宫把这幅画登记在册,《千里江山图》正式重回紫禁城。


1558599242388921.jpg


 乾隆在《千里江山图》上所题诗句


重回故宫的《千里江山图》可以说是“深藏不露”——100年来也只展出了四次而已。为什么这么美的画卷却不能让人随时欣赏呢?专家表示,极易剥落的画面颜料是其中关键。由于《千里江山图》使用了很多矿物质的颜料,颜色很厚,时间长了以后,只要打开画卷,颜料就会掉落,损伤画作原貌。另外,这幅画是绢本。绢本是蚕丝,成分主要是蛋白质,这上千年的保存就很困难。开一次卷就会有丝折断,可以说每次开卷都是有成本的。一些专家也坦承,现在的装裱技术实际上没有超越以前的水平,特别是在古画修复上没有重大技术突破。所以,对于开卷就会受损的《千里江山图》,首要任务就是保护。




1558264130347696.jpg



图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